独留伦敦  飞机慢慢把车驶出机场,进入伦敦早晨的车流。我惊觉自己对眼前这个地方完全陌生,周围全是憔悴的白脸,孤独感油然而生,悲从中来。
我们驶过一个高尚住宅区,看见积雪使人行道变成了白色。车子在姨丈家门前停住时,我惊讶得愣住了。姨丈的寓所是一幢四层楼的大宅。我们从正门进屋。马鲁伊姨妈在门厅迎接我。「进来吧,」她冷淡地说,「把门关上。
」  我本来想冲上前去拥抱她,但是一看见她交叠双手站立的姿势,立刻不敢造次。  「我先带你到处去看看,再告欣你要做什么工作。」  「哦,」我低声回应。经过长途飞行,我感到浑身乏力。  「姨妈,我很累,想躺下。能不能让我先睡一觉?」  马鲁伊姨妈带我到她的房间。那卧床有四根帷柱,比我们家的小屋还要大。我爬上床去,有生以来从未摸过那么柔软美妙的东西。
我一下子就睡着,彷佛掉进了又长又黑的隧道。第二天早晨我在屋里闲逛时,姨妈来找我。「好,你起床了。我们到厨房去,我来告诉你要做什么。」厨房里蓝色的瓷砖和奶白色的碗橱、碟橱闪闪发亮,中间是一台六个炉头的灶。姨妈把一个个抽屉拉开又砰然关上,喊道﹕「这是碗碟、餐具、餐巾。」我不知道她在 说什么。「你每天早晨六点半钟就要给你姨丈端上早餐﹕草药茶和两个水煮荷包蛋。我七点钟在房间里喝咖啡。
然后你要给孩子做薄煎饼﹔他们八点吃。早餐后—」  「姨妈,我不会做这些东西,谁来教我?什么叫薄煎饼?」  她用吃惊的眼神盯看我,慢慢呼了一口气,对我说﹕「我先给你示范一次。你要仔细看,仔细听,用心学。」我点点头。一星期后我熟习了,其后四年天天如法炮制。早餐后我清理厨房,收拾姨妈的房间和浴室。然后给每一个房间掸尘、刷洗地板再擦亮,从一楼到四缕全部打扫干净。我不停干活,每天都到半夜才睡觉,而且从未休过一天假。
  一九八三年夏天,法拉姨丈的妹妹去世,她的幼小女儿索菲搬来和我们同住。www.tb0002.com姨丈送索菲进「英格兰万灵堂小学」读书,我早上的任务自此包括了送索菲上学。那时我大约十六岁。一天早晨我们去学校的时候,我看见有个陌生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。他是白人,四十岁左右,梳着马尾发型,他女儿也是在这学校读书的。我送索菲进校门之后,那男子朝我走过来,说了一些话,我不懂英语,不知道他说什么,更因心里害怕,匆匆跑回家去了。  此后,每次在学校看见他,他只是礼貌地笑一笑,便继续忙他自己的事。有一天,他走过来递给我一张名片。我把名片塞进口袋,他转身离去了。回到家,我把名片拿给马鲁伊姨妈的一个女儿看。「上面说什么?」  「说他是摄影师。
」  我把名片藏在自己房间裹,彷佛听见有个微弱声音叫我把名片留着。  姨丈任期即将结束,他决定到时全家人都回国去。我不想回索马利亚,希望名成利就才回家。我的愿望是赚到足够的钱给母亲买一幢房子,而且认为留在英国就可以实现这个愿望。我不知道如何达成心愿,但我有信心。  姨丈说了动身日期,要大家检查一下护照。我做了手脚﹕把护照放在塑胶袋内封好,埋在花园里,然后撒谎说护照丢了。我的计划很简单﹕既然没有护照,当然就不能回去。姨丈察觉其中有诈,但我说:「就让我留下吧,不会有问题的。」  他们果然让我留下来。我站在人行道上向众人挥手告别,目送汽车驶出了视野。前路茫茫,我心里很害怕,但知道必须克服。我捡起我的小行李袋挂在肩上,去花园挖出护照,微笑看沿街前行。娇艳动人  当天我走进一家商店,看见有个身材高挑的非洲裔美女在挑选毛线衣。
她非常友善,我和她用索马利亚语交谈起来,知道她名叫贺胡。「你住在哪襄,华莉丝?做什么工作?」  「哦,也许你不会相信,我现在没地方住,因为我家里的人今天回索马利亚去了。  我姨丈本来是大使,但任期满了。如今我不知道去哪里是好。」  她挥手止住我,彷佛那样挥一挥手就能把我所有的烦恼扫走。「我在基督教青年会有个房间。你可以来过夜。」  贺胡和我成了密友,几天后,www.tb0002.com我在街对面的基督教女青年会租了个房间,着手找工作。  「你何不就去那里试试看?」贺胡指着麦当劳快餐店说。  「不行。我不会说英语,也看不懂,而且没有工作许可证。」  但她有门路。于是我开始在麦当劳怏餐店的厨房里工作,负责洗碗,抹柜台,刷洗烤架,拖地板,晚上下班回家时总是浑身油腻味。但是我没抱怨,因为至少可以养活自已了。  我上免费语言学校去学英语。这是多年来我第一次并非从早到晚只是工作。  有时贺胡带我去夜总会,那里的人似乎都认识她。我撇开非洲女人的传统观念,主动跟陌生人聊天。我明白自己必须学会各种在这个新世界求生存的技巧。  一天下午,我取出夹在护照襄的摄影师名片,走到贺胡的房间,向她解释了卡片的来历,然后说﹕「我真不知道他用意何在。」  「嗯,你何不打电话问问他?」  「你和他谈吧。我的英语还不灵光。」  贺胡和他谈了。第二天,我去参观迈克?戈斯的摄影室。我不知道自已指望什么,但是一推开摄影室的门,当下就跌进了另一个世界。大厅里到处挂着大幅的美女海报。  「啊!」我喊了一声,感到眼花撩乱。我只知道﹕「不枉此行,机会来了。」迈克出来了,对我解释说,他第一眼看见我就想给我拍照。我愣望着他,嘴巴张得老大。  「是真的吗?拍这样的照片?」我举起手朝海报挥了挥。  「是真的,」他说,同时点头强调,「你的侧面美极了。」  两天后,我再来到摄影室。女化妆师让我坐下,用棉花、小刷子、海绵、乳霜、胭脂、口红、香粉等替我上妆,又用手指戳我,拉扯我的皮肤。  「好了,」化妆师后退一步,满意地看看我,「照镜子看看。」  我望看镜子。我的脸变了,变得细腻柔滑,光彩照人,漂亮极了。「哇!真美!」化妆师带我到摄影间去。迈克让我坐在凳子上。我周围全是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﹕照相机、灯、电池、像蛇一样挂看的电线。  一开始了,华莉丝,迈克说,「把嘴唇闭拢,望向前面,下巴梢微抬高。就这样 —漂亮!」  我听到「喀嚓」一声,接着是响亮的一声「砰」,吓了我一跳。闪光灯一闪即逝,但很奇怪,那闪光竟让我觉得我已经脱胎换骨,从此变成另一个人了。  迈克从照相机里拿出一张纸,打手势叫我走过去。他掀掉纸的面层。我看看那纸,只见一张女人脸渐渐显现。他把那张拍立得照片递给我,我一看,照片上是个娇艳动人的美女,髦不逊色于大厅裹海报上的那些女郎。我巳今非昔比,再也不是女佣华莉丝,而是模特儿华莉丝了。

文章主题:www.tb0002.com 转载请注明此链接:http://www.fangxiaoru.com/81.html

Leave a reply

required